番外一一(1 / 2)

三年弹指而过。

春回大地,万物复苏。

但盛京以北却被遗弃,仍是漫天大雪纷飞,冰天雪地冷入骨髓。

白茫茫的琉璃世界,突兀的伫立着一座小镇。这小镇被乱石胡乱堆砌淹没,经年累月的风沙雪雨侵蚀。眯眼细细寻找一番,才能在断壁残垣处循着朱砂的一丝痕迹,涂了改,修了描。

名:宁古塔。

宁古塔说是塔,其实却是一座不小的城镇。

这里,属于犯人。

他们衣衫褴褛,披头散发。脚上铐着链子,一串又一串。

他们麻木,死气沉沉,空中浮着灰黑的尘絮,地上是哗啦啦腕粗的链子划过。

他们是奴隶,更是货物。低贱、任凭践踏。

尘絮再度被鞭子甩起,城门口引来喧嚣。

难得的喧闹,来自又一批流放的犯人。

金牙是押着这批犯人的官兵,他甩了下鞭子,咋咋呼呼:“娘卖批,这一趟下来累死老子了。”

他一把掀开帐篷,钻了进去。

里面盘腿坐了三四个黑脸汉子,正兴致勃勃的说着什么,见了他,先扔过来什么东西。

金牙哎呦一声用胸口顶住,是一壶烧刀子。他拍开塞子,嘴里嘀咕:“猫尿!”却爽利咕嘟下肚,盘腿坐下。

几个汉子闭嘴,看他。

宁古塔信息闭塞,外界如何只有从这羁押犯人过来的官兵口中听得一二。

金牙斜着眼睛,并没有着急开口,他四处打量,视线落在男人脚下趴着的一道身影上。

那是个女人,瘦骨嶙峋,单薄的衣裳挂在身上,如同挂在木竿子上一样。枯黄的发遮住面孔,只隐约瞧见苍白而青的肌肤。

卧槽!

他哆嗦,打了个冷颤。

“我给你们说”随即,他清了下嗓,压低声音,不再看女人。“那位”手指头说着指了指帐篷顶,“让位了。”

汉子们惊讶的张大嘴巴,尽管金牙没有说那位是谁,不过没一个人不知道的。

“让给谁了?”有人急吼吼问。

太子呢?”

“京城变天了?”

七嘴八舌吵的不可开交。

金牙嗤了一声,连忙打住众人:“你们绝对想不到,那个整天写话本子痴痴呆呆的延平郡王爷啊,竟然是他成了!”

最新小说: 女帝问鼎娱乐圈 王者荣耀:哥哥,开饭啦 维度4 嫡女重生手札 初代超神 流年似锦龙珠传 我乘坐了异世界的末班车 九州神赐记 为你荡尽天下 羽剑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