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境小说网 > 仙侠修真 > 妖魔哪里走 > 522.面对疾风吧

522.面对疾风吧(1 / 2)

说起来王七麟感觉也挺郁闷的。

太狩皇帝重启观风卫再设卫首之职,目的是让他们进蜀中查祯王。

王七麟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便来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想先去沉一家乡帮他查一下那起经年旧案。

在他预料中应当是从长安城直奔真定府,然后查县志查当地诡事录,能找到线索就帮沉一查出真相,找不到线索他们就偷偷摸摸、悄无声息的进入蜀地。

结果从离开长安城开始,一路多事!

他有时候忍不住怀疑自己,难道自己真是五行缺坑、命中多事?

想到这点他甩甩头,这是自己胡思乱想了,应当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

简单来说,他对老天爷来说有大用,老天爷对他别有安排,现在一切都是命中的考验罢了。

王七麟没有正经念过书,没有考过试,他勇于接受挑战,不怕考试。

所以如果他遭遇这一切都是命运的考验,那他一定要答一份满分卷!

这么想着他撸了一口烤羊肉串,哎,真香。

徐大彻底虚了,马明等人从牛郎沟一路赶来也没正经休息,于是他们又修整了一天。

一顿猛补,徐大的精气神恢复了,然后他嚷嚷着要让含笑主仆付出代价。

修整的时候王七麟又去与含笑主仆谈了谈,这才知道她一介花魁怎么会知晓高良被听天监给拿下大牢的事。

原来含笑身边的婢女叫绿叶,天资优秀,能够修炼,高良手把手将她调教成一个高手。

本来他打算将绿叶培养成自己在本地的助手,去年与含笑相见恨晚,他见含笑总是被男人欺侮,便将绿叶调给她做了保镖。

高良被王七麟送入监狱,这消息当天便传遍了真定府及其周边的黄泉监秘哨中,绿叶也得到了消息。

结果很巧,抓了高良次日王七麟和徐大就去了满春园……

含笑虽然是一介女流,却是个有大勇气的女中豪杰。

绿叶手中有蒙汗药,她们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迷了王七麟,然后去换高良活命再亡命天涯。

花魁都有文化,有文化的女人叫女文青?她们都充满着浪漫主义情怀。

根据含笑的计划,她和绿叶救出高良之后便效仿大唐时的红拂夜奔,三人一起逃命天涯?远离中原的是是非非?去孤舟岛逍遥快活。

计划挺美的?含笑给王七麟描绘了一幅愿景:

三人去往海外,她攒下颇多家私、高良贪污了更多的钱,到时候买一艘渔船。

他们三人白天出海捕鱼?吹海风、看海兽、赏海鸟?捕到的鱼虾少了便自己吃,多了便去市场换粮换肉。

到了夜里,三人便一起躺在船上看海上生明月、看海上明月共潮生、看斜月沉沉藏海雾?最后在浪花声中入睡?去满船清梦压星河……

可惜计划不如变化快?本来一切都很顺利?她们虽然没有绑了王七麟却绑了一样很重要的徐大?直到她们没了蒙汗药?改成给徐大喂了媚人药……

而且因为徐大在应对蒙汗药时候表现出来的强大抗药性,两人担心正常剂量的媚人药对徐大无用,便给他用了好几倍剂量……

结果徐大放出山公幽浮解开了绳子!

说到这里的时候,绿叶呜呜的哭了起来:“那狗官,他简直就是禽兽!”

接着就是主仆二人抱头痛哭。

王七麟对这场景记忆尤深?所以当徐大嚷嚷着要让主仆二人付出代价的时候他给拦住了。

把性冷淡整的合不拢腿?这事其实挺残酷的了。

堪称酷刑啊。

上午?王七麟将人员做了安排?他、徐大、谢蛤蟆、沉一和胖五一五个人雇了一艘船,乘船去往石碑乡。

现在已经没有古籍乡了。

沉一是在上船后才知道这事,然后他便落寞了?跪坐在船头双手合十,目光戚戚然。

王七麟从没见过他这幅样子,便走过去问道:“高僧你还好吧?”

沉一闷闷不乐的说道:“阿弥陀佛,七爷,我们上下坡没了,古籍乡也没了,喷僧没有家乡了。”

王七麟说道:“当然有,你在的地方,就是家乡!”

沉一摇摇头:“其实我挺喜欢古籍乡的,我对它印象不深,你看见了,我们这里都是山啊河啊这些东西,小时候我还不傻,我脑子好使,然后我记得我们村很好。”

“有一圈一圈的水田围在山坡上,山顶上有许多树,收了粮食或者摘了果子,我爹娘会收拾干净,然后送去乡里头卖掉。”

“我爹一年能去好几趟乡里,但只要入秋去乡里就会带着我,卖掉粮食卖掉果子,然后给我买个糖人买点甜饼,我不喜欢吃糖葫芦。”

他说着冲王七麟笑了:“我们这里没有山楂,糖葫芦很贵,我不爱吃,因为吃了以后还是想吃。”

“我爹曾经跟我说过,什么时候家里一亩水田能产五百斤的稻子,就给我买糖葫芦吃。”

“于是我那时候天天憋屎憋尿,去我家水田里屙屎屙尿,因为屎尿很肥,能让稻子长得更好。”

“村里人家都笑话我,我小时候脾气不像现在这么好,我小时候脾气很不好,谁笑话我、不管笑话我什么,我就去跟他家孩子打架。”

徐大坐过来递给他一个酒壶,问道:“大喷子,你认真的?”

沉一接过酒壶点头道:“当然认真的,我会很认真跟他们家孩子打!”

徐大翻白眼说道:“大爷是说,你说你现在脾气好,这句话是认真的?”

沉一斜睨他道:“你没见过我小时候脾气不好的样子,哼哼,我跟所有人打架都会无所不用其极,一定要赢,如果输了也不要紧,我就去打他们家的猫狗鸡鸭。”

正依偎在一起的八喵和九六一起抬起头震惊的看着他:听听,这说的是人话吗?你真是从小就不干人事!

沉一说着露出自豪的笑容,但很快笑容隐匿:“可是,我不记得他们的样子了,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他们,也没有见到他们家的猫狗鸡鸭。”

他呆了一下,又说道:“这辈子都见不到了。”

船从一片小山边上经过,船家喊道:“坐稳了,这里水有点急哟。”

大苇河在这里拐了个弯,河道狭窄,水流湍急,河边有一些木板,船家说这是不熟悉当地水情的船走夜间路,然后船撞上山石被毁掉了。

王七麟看到山上有房屋有水田,便问道:“这些船板没人要吗?用来修车子、打猪圈鸡鸭圈舍不都是好东西?实在不行晒一晒可以烧嘛。”

船家挠了挠下巴笑道:“山里有的是木头,大家伙不缺这点东西。”

王七麟摇头。

从沉一刚才的话里就能听出这山里人家的日子多难过,船板都是优质木材,他们可能放过这样的便宜?

他问道:“是不是这河里有诡事,你们不敢捕捞里面的鱼也不敢捡河里的木头?”

船家急忙摆手道:“不是不是,大爷你误会了,怎么可能呢。”

谢蛤蟆淡淡的说道:“这里河水虽然湍急,可是并不算都险峻,敢夜里走水路的船老大都得有两把刷子,他们不至于连这么个小河段都淌不过去吧?”

“是这河里有东西害他们的船,老百姓所以不敢捡这船木,怕招惹到河里的东西,对吧?”

船家快速的看了他一眼,低下头一个劲的摇橹。

这就是答案。

船在水上漂,从一座座小山之中穿越而过,像是陆地行舟,翻山越岭。

这是独特的荆楚风光,是王七麟在北地体验不到的风情。

山里水田不多,更不够肥沃,所以房屋农舍分散的很开。

船行一路,王七麟看到不少人家。

这样他问沉一道:“你们村里多少……”

“到了。”沉一忽然说道。

王七麟问道:“什么?”

他接着反应过来:“到你们村了?你的记忆没问题?”

大苇河经过一段狭窄险滩后变得开阔起来,更有一处奇景出现:河流从两瓣山之间穿过。

那本来是一座不算高大但延绵颇长的土山,如今山从中间被劈开,就像是被天地巨人切香肠一样从中间切走一块,宽阔的大苇河从中贯穿流淌,两片山矗立两端。

有点像是水穿一线天,但这里的线很宽。

沉一贪婪的看向四周,喃喃道:“我不会记错的,好多个夜里,我都会来到这里,自从咱离开襄阳地界,我就老是梦到这里。”

王七麟想问他都会梦见什么,这时候船家哆嗦着问道:“你家?这这这,老朽唉,老朽敢问一句,这位年轻的师傅老家是哪里?”

沉一指向前方河道,说道:“就是那里。”

老船夫顿时面如土色。

他慌张的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箓紧紧捏在手里,壮胆叫道:“朗朗乾坤,妖魔鬼怪……”

王七麟失笑道:“老丈你误会了,我们不是鬼,我们都是人。”

老船夫忌惮的看向沉一说道:“可是他说他家、他家就在前面,前面你们不知道,你们是外乡人,我我,老朽知道一些事,前面那段河里葬了许多人啊!”

王七麟说道:“他的家人就被葬在了里面,但他从中逃了出来。”

老船夫吞了口唾沫,还是忌惮。

到了这一段河流后,王七麟本想让他停下船,但是老船夫不听他们命令,闷着头一个劲往前摇橹。

谢蛤蟆对王七麟摇摇头,道:“无量天尊,先纵览全局。”

最新小说: 聊斋剑仙 权相红妆 我在缅甸挖矿那些年 开局一元秒杀汤臣一品 海贼之朝九晚五的海军大将 抗击者 生活系神豪从重生有老婆开始 开宗明义 虎行全球 我只想换个职业啊